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玄幻魔法 > 长夜君主 > 第570章 天变!以杀开局!【为白银盟大表哥加更4 5 6】

底色 字色 字号

长夜君主:第570章 天变!以杀开局!【为白银盟大表哥加更4 5 6】

    周媚儿的心态比较恬淡。

    原本在家的时候的那种不服气,愤怒,委屈等等情绪,在经历了白云洲一行之后,彻底的消失无踪。

    爱咋咋地,我只是稳坐我的闺房。

    突然通讯玉疯了一般颤动起来,体内五灵蛊不断地开始汇报。

    有消息了。

    很多消息。

    打开一看,是赵无败,田万顷,蒋斌,吴莲莲等当初的小伙伴发来的消息。

    内容惊人的相似。

    “媚儿,属于我们这些人的机会,来了!”

    是的,属于这波人的机会,真的来了。

    因为这一次考核太重要,很多的家族嫡系子弟,不能胜任,或者说已经被酒色财气掏空了身体。

    有大量的空缺,需要有人填补上。

    而这一次,是在总教露脸。

    只要考核过了,哪怕是家族也不能再把你换下去。

    周媚儿看着桌上的通知。

    目光落在上面的条款上。

    她眼眸沉静,平静的回复:“是的,机会,来了。”

    ……

    唯我正教的这一次考核,雁南的命令是发下去了。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从上到下,竟然搞得这么大。

    他在无意之中,做出了一次重大变革!而且这一次变革,对于唯我正教来说,乃是一件巨大的好事!

    因为,他这一次搞出来了一个跨越阶级的机会!

    对于唯我正教中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打落阶级的机会,一个跨越阶级的机会!

    尤其在唯我正教这种教派之中,会引起什么样的风浪,那真的是难以形容的。

    唯我正教已经几万年了,几万年的阶级固化,已经牢不可破,强的越强,弱的越弱,甚至互相吞并都已经吞完了。

    对于多年来相对平稳的社会群体来讲,上层这一个决定,就是撕开了一个口子!

    因为……一定会有无数被打落的世家!

    既然有被打落的,那么就一定有势如破竹前进的!

    所有世家重新评级!

    除了几个副总教主家族岿然无法撼动之外,其他的,都面临升降!这样的阶级打破,已经是让整个唯我正教的根基都在重新洗牌。

    而且,在这个整个过程中,你经营了好几辈子的人脉关系,全然无用!

    这对于下层来讲,完全就是一剂拼命地药注入进了血液中!

    用‘轰轰烈烈’这四个字,简直已经不能形容。

    在这种情况下,谁还顾得上什么方彻。

    曾经的高高在上,有可能打落尘埃,曾经的唯唯诺诺,有可能扬眉吐气!

    社会变了!

    天,变了!

    ……

    守护者总部。

    东方三三第一时间接到了消息。

    这个消息,甚至让东方三三也愣了一会儿。

    良久,才苦笑一声:“真没想到,这个老东西,居然走了这一步。”

    他的眼中露出来深深的忌惮的神色。

    突然感觉到,自己对雁南的压力是不是太大了?竟然把雁南逼的做出来了神之一手!

    在方彻那边反馈消息的时候,东方三三完全没有在意,因为这个问题他早在青年一代友谊战之前,就想到了。

    所以他才紧锣密鼓的不断地对方彻进行调查,将自己这边的事情全部做完。

    然后就静静地等着看雁南的热闹就行了。

    但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热闹,竟然会这么大。而且有点超出掌握了!

    他最担心的其中一点,就是这种局面:万一雁南下了狠心,打破唯我正教现有社会阶层结构,出现跃升阶级的机会。

    那对于唯我正教来说,就是在一个平静的鱼塘中放进去了一条大鲶鱼!

    由此而引发的所有变故,都是不可预知的。

    在这种情况下,新晋要立足,要立威,老的要保级,要贡献,要更进一步……

    被打落的想杀回来。

    这些都需要功勋,都需要贡献值。

    但这么多的功勋和贡献值从哪里取?

    只能从守护者大陆这边取!

    这也就是说,在这一次唯我正教评级结束之后,守护者大陆这边,将四面八方掀起来战事!

    无数的唯我正教各大世家的高手,将如饿狼一般冲进来。

    用各种手段,杀戮,夺取,掳掠,换做他们的功勋,变成他们稳固权力,稳固地位的功绩。

    “就是这么一个逼迫,居然将雁南逼到了正路上?”

    东方三三都有些惊奇了。

    “你特么什么都不用做,派个高手在方彻不远处护道就能解决的事情,非要搞得这么复杂?整个大陆都被你发动起来?”

    “就为了让他们腾不出手?”

    “雁南啊雁南,你这脑袋瓜子……是怎么转的?”

    东方三三无语极了!

    因为,根据他长久以来对雁南的了解来说,雁南是不会做出来这样的动荡动作的。

    不是他没有这个魄力,而是他长期站在权力巅峰,地位稳固之下的惯性来说,让他根本想不到这一步。

    雁南已经远离了苍生疾苦。

    换句话说,他一定有什么目的才会这么做。而现在能够促使他这么做的,只有方彻这一件事情。

    这很好猜。

    因为别的理由木有!

    这样一来,从短期内来讲,唯我正教会损失很多,但是从长期来讲,战力却是本质的提升。

    因为必然的连中层也会换掉一批。

    那些躺在功劳簿上已经开始享受生活,不思进取的那些……必然有一些会被取代,而取代他们的人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会保持鹰派的作风!

    “我敢保证雁南自己都不知道他做出来了多么伟大的事情!这老东西现在已经是懵的……”

    东方三三是真的有点气急败坏了。因为他的猜测是真的——雁南现在的确是一头懵逼!

    我只是想个办法让他们不要去杀方彻……怎么会这样了?

    但反应过来之后,就会立即做出来:我就是这么想的……那种运筹帷幄的牛逼样子。

    “压力变大了!”

    东方三三揉着眉头:“这边也必须要跟着动!不动的话,吃亏太大!”

    “守护者境内,各大家族考核!”

    “考核内容:将边境化作无数小块防线,按照世家家族大小,交给各大家族派人驻守;为期三年!五级以上家族,必须参加!”

    “防线失守者,直接降级处理!”

    “三年内,不断记录各大家族功勋,不断进行论级评定。”

    “其他小家族,按照唯我正教办法,打落五分之一,然后开始评级,打开阶层跃迁通道!”

    东方三三一边下令,一边心中苦笑。

    被逼的照抄雁南那边的做法,这对于自己来说,还真是生平第一次!

    这个命令看起来只是一个考核,但是东方三三自己明白,在这一道命令之下,会死多少人!

    这等于是逼着这些大家族的人上战场去死!

    然后他再次开始考虑,如何对功勋家族的维护,以及各种实在的奖励。

    以及跃升的福利。

    整个守护者总部,也都瞬间忙碌了起来。

    所有开始拟定规则的参谋们,一个个脸色凝重到了极点,他们都嗅到了浓重的危险气息。

    唯我正教这样搞。

    守护者也这样搞。

    恐怕……一场席卷天下的大变革,就要到来!

    而且这一场大变革随之而来的,恐怕便是两边的终极决战!

    东方三三不断下令。

    一道道命令越来越残酷。

    “边境处矿山,不惜代价开采三个月,三个月后开始一边开采,一边埋炸药;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宁为玉碎!”

    “全境早就有监控的唯我正教内线,两个月内,连根拔起,一个不留,死活不论!”

    “全境封控,各项法度,硬提三级!从严从重为原则!”

    这个命令,让所有人听到后都是毛骨悚然。

    硬提三级是什么概念?

    比如说原本偷了十两银子,只是被打一顿棍子,交出偷盗所得,然后罚款处置。

    但是提三级之后,基本就是进入大牢三年起步。

    同步进行的还有:“守护者开始招人,进新。镇守者开始招人,进新!”

    无数的命令,无数的足以改变世界格局的命令,一道道从东方三三口中飞快的说出,然后被记录,被编纂,然后下发出去……

    守护者总部政务大厅,几乎没有任何人说话了,每一个人都在飞快的忙碌。

    “赋闲,隐居,闭关,休养的守护者高层战力,集体回归总部!即刻!”

    “……”

    连续四五十道命令下发。

    东方三三终于停下来。

    轻轻叹了口气。

    然后开始查遗补缺,我还疏漏了什么?

    便在这时。

    “雪大人回来了。”

    有人禀报。

    东方三三绷紧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让他进来。”

    雪扶箫抱着一只小狼崽,让东方三三看,刚出生的小狼崽,居然异常凶猛,看到东方三三伸出手指,居然一伸脖子狠狠地咬住了东方三三的手指。

    呜呜的咬着,小眼睛里射出来凶戾的神色。

    “不错的小家伙。它爸妈呢?”

    “在外面呢。”

    东方三三陪着雪扶箫走出来,就看到了院子里一大一稍小两条巨狼。

    浑身银白,身骏至极。

    并没有那种小山一般的巨大身躯,只是比普通的狼大了三倍的样子。

    但东方三三知道,这只是它们的平常形态,绝不是战斗形态。

    一旦进入战斗形态,会是如何恐怖,这也是可以预见的。

    现在两条巨狼四只眼睛,都盯在东方三三和他抱着的小狼崽身上,目光复杂。

    隐隐有敌意却不浓重。

    看得出来,它们对于到了坎坷城这样的地方,心里还有不少的不安和戒惧。

    这里,那种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危险气息,太多太多了!

    东方三三抱着小狼崽,用精神力与两头巨狼打招呼:“你们好啊。”

    巨狼精神力回应:“你就是那个可以帮助我们,帮我们的孩子进化的人类?”

    “我就是。”

    东方三三微笑,手心中,开始散发出顶级狼神草的气味。

    两条巨狼瞬间眼睛就灯泡一般亮了起来。

    大舌头吸溜一声,同时吞了一口口水,眼神中有渴望。

    东方三三精神力震荡:“你们既然来了,自然也有伱们的好处;可以帮你们提升一大截实力;但是这狼神草不能给你们,还要搭配很多的灵药,给小家伙吃下去。”

    “小家伙的未来,才是我想要的,它一定可以比你们更加强大,强大十倍,百倍,甚至更多。”

    东方三三与两条巨狼在用精神力交谈。

    两条巨狼慢慢的不断开始点头。

    身上的敌意竟然开始慢慢消除。

    到后来,浑身都有些放松。

    居然都趴了下来,如同两条大狗一般,偶尔还晃一晃尾巴。

    东方三三抱着小狼崽跟两条巨狼说话,居然也坐了下来,还用灵气给两条巨狼梳了梳毛。

    “呀,你们身上可是真脏兮兮的。”东方三三道。

    然后更加开始用灵气梳理,如同给两条巨狼洗澡一般,大片大片贴着狼皮的污秽,被他的灵气直接清理掉。

    整个过程,两个大家伙一直老老实实的,很温驯的样子。

    雪扶箫看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这特么……人和人的差别要不要这么大?

    当初劳资又是巴结,又是帮忙战斗,又是和你们不断地打生打死,一天追逐十几座山……

    一边也没断了用精神力交流……结果耗费了一个月,一直到现在还对劳资不服不忿的……

    结果你们见了这个老银币,半刻钟都没有就从狼变成了狗?

    特么这还有天理?

    对于雪扶箫的反应,两条巨狼都是翻翻眼皮,很是不屑。

    就你……哪有半点亲和力?举着你那把刀,随时都要给我们扒皮的样子,怎么能对你有感觉?

    眼前这人多好?一看就是人畜无害。

    很慈祥。

    再说了……我们又不傻,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可不是我们的雪山上,这里是眼前这个人的地盘。

    我们来都来了,不听话又能怎样?难道还能真的被炖了狼肉?

    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我们虽然是狼,但是……同样懂这个道理的。

    更何况这人手里还有狼神草……

    东方三三哈哈一笑,搂着母狼的脖子,对雪扶箫道:“这两个大家伙都挺可爱的,你怎么废了那么多时间?”

    “呵呵……”

    雪扶箫无言以对,只好呵呵两声。

    可爱?

    特么的那边好几座山都被他俩吃的连个松鼠都没有……可爱这俩字真特么的从何说起。

    眼睛看着公狼,眼神示意:你老婆被他搂着,你就这么看着?上去给他点厉害看看啊。

    公狼翻翻白眼,索性趴在了地上,呜呜两声:他也干不了什么,摸两下有什么关系……再说他要真的想干什么,劳资能拦得住?

    雪扶箫捧腹狂笑。

    东方三三脸都黑了。

    站起来,从怀中取出来一瓶丹药,取出来两颗,给两条巨狼吃下去:“好东西,提升实力的。”

    精神力震荡之下,两条巨狼都是很聪明,听到实力就两眼发亮。

    舌头一卷就吞下去。

    片刻之后,一声狼嚎。

    两条巨狼精神抖擞站起来,浑身银毛波浪一般翻滚不休,身体居然硕大了一圈,银毛更加有光泽。

    两条巨狼顿时精神百倍。

    果然好东西!

    东方三三震荡精神力:“你们在这里待三个月,这三个月里面,这种药,每三天给你们一颗,怎么样?”

    两个银毛大脑袋点的飞快。

    “但是你们也不能白吃,也为了帮助你们提升实力,消化药力,所以每天都有人陪你们战斗;你们务必要陪他们切磋好,怎么样?”

    巨狼精神力震荡虚空:“什么是切磋?”

    “就是你们和他们战斗,但是不能打伤也不能打死他们,懂吗?”

    两条巨狼瞬间明白:这不就是玩吗?

    这多轻松!

    立即点头。

    答应!

    答应就好。

    拿出狼神草和另外二十多种极品灵药:“你把这些给风云棋,就说我和他约定的事情到了,三天之内,我要看到比原本的狼神草效果更强十倍以上,而且可以让幼崽服用的丹药,所有这些,要在三个月内,按照逐步升级的方式,要让幼崽服用完毕。”

    “好。”

    雪扶箫接过去立即走了。

    然后东方三三发出了今天的最后一道命令:“让守护者列名云端兵器谱前一百的人,即日起,全部来总部报道!”

    然后再给出一份名单:“这些人,也要在两天内,赶到总部!”

    这个名单是云端兵器谱之外的高手。

    守护者当然不是只有云端兵器谱的人才是高手,这些人任何一个,也都具备进入排名前一百的实力。

    但是却并没有云端兵器谱挑战而已。

    如今,有这两条巨狼做对手,东方三三自然要利用机会。

    让这帮人一个个的来和两个银狼王肉搏!

    这两个大家伙能和雪扶箫周旋那么久就说明了实力;虽然雪扶箫自始至终没有下杀手,但是银狼夫妇的实力,那也是可见一斑。

    东方三三估计着,这些人与银狼夫妇反复的战斗之后,实力应该都能提一截。

    至于银狼夫妇……

    这俩大家伙已经被‘三天一颗丹药’的条件,诱惑的两眼发光。

    竟然在催促东方三三:“嗷呜呜呜……”

    意思是:需要我们陪着切磋的人,啥时候来啊?都等不及了。你多叫点人来,要不不过瘾。

    看着这两个还不知道自己要经历什么样的地狱的银狼夫妇,东方三三笑的很慈祥:“马上……马上就开始了……”

    几乎是下一刻。

    宇天旗第一个赶到了。

    “九哥,我来了,什么事?”

    “嗯,给你找了俩陪练,不要动用你的斧头,别打伤,也别打死了。你多少习惯一下就可以走了。”

    “好的。”

    宇天旗答应一声,很好奇的进入场地。

    下一刻。

    已经进入战斗状态的,两头小山一般的银狼跃入场地:“嗷呜……”

    “我草……”

    宇天旗直接傻了:让我跟两头山一般狼肉搏?

    九哥您可真……有创意!

    ……

    在两头银狼王已经开始他们的炼狱岁月的时候……

    方彻已经来到了白象洲。

    而这个时候,几乎等于是东方三三与雁南联手,掀起的整个天下的巨浪,正在从中心扩散,席卷整个世界的过程之中……

    方彻这边还没有接到消息。

    当然,就算是接到了消息,方彻也不会自恋的认为,这席卷了整个天下的运动,居然是因为自己才掀起来的。

    他就算是再自大,也不会自大到这种地步。

    我算个der啊?能因为我搞起来全世界动乱?

    方巡查带着他的生杀巡查组,再次莅临白象洲了!

    这一次与上一次不同。

    这一次方巡查亲自带队来的!

    整个白象洲,为之一振。

    生杀巡查组黑着脸,在殿主齐烈的迎接下,走官道堂皇进入白象

    洲!

    沿途洒落一片杀气。

    笼罩白象洲。

    所有看到的人,都是感觉背脊一寒。

    齐烈一路迎接,心中也是七上八下。

    连他都没有想到,方彻居然来的这么快,这么急!

    父母成亲,连成亲那天算上也才过了两天,就已经到了白象洲!

    他对于鞠秀水的事情,该是多么上心,可想而知。

    白象洲镇守大殿。

    方彻冷着脸一甩大氅,哗啦一声登堂入室,发布第一个命令。

    “白象洲所有监狱,所有犯人资料,都给我拿过来。”

    “好。”

    齐烈赶紧安排。

    然后问道:“方巡查,这是……”

    “即刻让人布置法场!准备杀人!”

    方彻淡淡道:“在整顿白象洲之前,先把监狱里面的犯人全部清理一遍,该杀的赶紧杀了,腾出空间来。”

    “……我草!”

    齐烈眼睛都瞪圆了。

    竟然是为了这?

    所有白象洲大殿听到这番话的人,陡然间都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板一直蹿到了天灵盖。

    有人提醒道:“方队长,这个人数,可是不少啊。”

    “无妨!”

    方彻淡淡道:“我相信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被杀的准备!”

    众皆无言。

    方彻淡淡道:“诸位放心,我方彻虽然执掌生杀令,但是却也是个心中有数的人,不是一个嗜杀的人。”

    众人纷纷低头,对这番话表示由衷的敬意。

    我们特别敬佩您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您在东湖洲杀的天都红了……

    居然还能说出来这番话!

    不过大家也知道,方彻真正的用意其实是上一句‘执掌生杀令’。

    这意思就很明白了:我要杀谁,你们别管!

    所以大家都比较识趣的不说话了

    随您吧。

    等待的时间里,方彻道:“今日来到白象洲,也很高兴,因为这边,有不少朋友。正好我有位素识,也是在这边任职,到了这里,也如同是到了家一般。”

    众人顿时精神一震:“有朋友在这边?”

    大家都有点高兴。

    有人认识,以后什么事情说话也就好说了很多。

    只有殿主齐烈满心苦涩。

    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方彻为鞠秀水报仇的决心。

    这厮显然是要将事情彻底闹大!

    “不知道方队长故交乃是哪一位?”有人果然沉不住气的问了出来。

    方彻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淡淡道:“我这位故交是鞠秀水,不知道,她现在在白象洲吗?”

    顿时,众人都是一片面面相觑。

    鞠秀水?

    鞠总执事!

    这个名字非但熟悉,而且现在也正是众人心中的意难平。

    顿时有人目光凝重中带着亲切的看着方彻:难道方队长这一次来……竟然是为了鞠总执事?

    “鞠总执事……日前因公殉职了……”

    其中一个大胡子堂主咳嗽一声道。

    这位乃是白象洲战堂堂主韩百济,鞠秀水乃是他的手下;平常也是将鞠秀水当做女儿一般,鞠秀水身亡,对他的打击很大。

    失去了一个得力助手;更如同一个老父亲失去了爱女。

    伤痛至极。

    现在看到方彻问出来,他迫不及待的就上前搭话。

    因为心里,有了希冀。

    难道……方总是来为秀水报仇?专门查秀水的案子?

    果然,方彻眼睛一瞪,一拍桌子,震惊的站了起来:“什么!我弟妹殉职了?好好的人怎么会殉职!?”

    弟妹?!

    韩百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刹那间如同见到了亲人一般,声音都有些哽咽了:“秀水……她,她是被人害了……以她的身手,怎么会轻易死于毛贼之手?这其中,定有黑手存在!”

    方彻森然道:“是谁,敢谋害镇守者?!”

    这一句话,说的重如山岳!

    整个大殿,也似乎晃了晃。

    只是这八个字,就牢牢的给这件事定下了调子:谋害镇守者!

    一旦罪名成立,就算是功勋家族,也不能逍遥法外!

    齐烈在一边说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不如……”

    方彻道:“正常大牢案犯等事情,雨巡查,你带人去监督施行。”

    雨中歌踏前一步:“是。”

    带了莫敢云和雪万仞还有井双高去了。

    剩下四个人。

    方彻道:“齐殿主,这件事,我想要对贵殿进行调查,你看如何?”

    “方巡查请便。”齐烈爽快答应。

    “谁和鞠秀水总执事关系最近的,分作一波,我来谈话;平素有恩怨的,一波,只是同僚的,分作一波。”

    方彻道:“这位韩堂主,你似乎有话要说?”

    “是!”

    韩百济神情激愤,道:“我有话要说!我有很多的话要说!秀水她死的冤枉!冤枉至极!”

    “既然如此,请韩堂主跟我先进去谈话。”

    “其他人先召集。”方彻扭头道:“风向东,你来负责。”

    “是,老大!”

    风向东与东云玉同时站起来答应。

    随即方彻与韩百济走了进去。

    看着方彻带着韩百济进去,齐烈轻轻叹了口气。

    这一波,白象洲恐怕是要变天了,一把明晃晃的屠刀,已经完全的悬在了上空,血淋淋的散发着杀气!

    方彻若是不将白象洲彻底整顿一番,不杀个痛快,是绝对不会停手的!

    但这些事情他本来就知道,而且,归根到底还是他将方彻引过来的,自然不会反对。

    只是不断下令:“镇守大殿封口令!”

    “镇守大殿封锁令!”

    “镇守大殿所有人听令……”

    一场带着血腥味的调查,悄然展开。

    整个镇守大殿,今天无人下值。

    所有工作和调查,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

    凌晨时分。

    雨中歌前来汇报。

    “所有在押犯人,都已经过目一遍。”

    “该杀的有多少人?”

    “两万三千一百五十七人。”

    雨中歌道:“那些激愤杀人的,并不在此列,江湖人手上不染无辜之血的,不在此列;凡是欺压良善,欺男霸女,曾经拒捕致令镇守者伤亡者,以及奸淫女子者等……”

    “有些原本没判死刑的,我也都给加了进去。”

    雨中歌道。

    方彻眼皮也没抬,道:“那就都杀了吧!”

    这番话,不带丝毫烟火气,却让对面的齐烈与韩百济浑身一震,只感觉头发都直竖了起来!

    两万三千一百五十七人!这是多么庞大的数字,眼皮也没动一下就全杀了?

    “此外,在白象洲范围内,开展群众举报,查所有不公所有不平所有帮派所有地痞流氓……”

    “此外,对白象洲地下世界,即日开始收拢整理扫荡!”

    “另,对白象洲各大世家,各大商号,各大江湖组织,进行排查!”

    “但有违抗,生杀即可!”

    方彻的话,每一个字似乎都带着滔天血气!

    “是!”

    翌日清晨。

    白象洲城里最大的广场突然戒严。

    所有人议论纷纷,一番打探之下,才知道这里被改做了刑场。

    方队长来了,要在这里执法,大开杀戒!所有被方队长判了死刑的,都将在这里明正典刑,斩首示众!

    这个消息一出,整个白象洲瞬间爆炸。

    无数人都向着广场这边而来。

    但镇守者把持街口,等进去的人差不多了,就立即封闭入口,避免造成踩踏。

    有人不满意:“里面分明还有很大空间,为何不放我们进去?”

    这位镇守者看他一眼:“这是方队长的命令,你要是非要违抗,想要进去的话也可以,我马上帮你禀报方队长,只要他老人家同意,不要说放你进去,就算是让你到台子上去,也可以。”

    瞬间,这人脸都白了,缩缩脖子,立即不说话了。

    到台上去?干嘛?

    那肯定不是去观刑的,恐怕进去就被一脚踹倒五花大绑然后一刀落下了!

    各个入口,都是一样的情况。

    人群都有不满。

    进不去啊。

    但是只要抬出来方队长,顿时所有人都如同小绵羊一般,赔笑赔礼点头哈腰。

    “我们在外面看也一样……”

    这让白象洲镇守大殿的人每一个都是心里感慨。

    特么的这帮逼也不是不怕咱们这些镇守大殿的人啊。

    看人家方队长一来,一个个乖的小绵羊似的。

    这特么是欺负我们之前不敢杀人啊……

    太阳升起,霞光万道!

    里面鼓声震天般响起。

    外面一片兴奋:“开始了开始了……”

    果然,随着宣读罪状的声音,随着一声冰冷森严的一声令下:“杀!”

    血腥气陡然间冲天而起!

    连外面的无数人也都清晰地闻到了。

    不少人脸色就变了:这是杀了多少人?

    随即片刻之后,鼓声又起。又有一个清朗的声音震动风云一般宣读罪状!

    血腥气再次冲天而起……

    片刻之后,先前进去的人有无数人开始往外跑,大部分脸色惨白,还有一部分嘴角还带着呕吐的痕迹……

    “放我们出去……”

    镇守者打开一道缝,无数人脸色如死人一般蜂拥而出。

    有些一边跑一边吐:“呕呕……”

    外面人纷纷问:“怎么了?你们这是怎么了?”

    “太惨了太惨了……”

    “现在杀了一千多了还在继续杀……”

    “一批一批的人头滚滚……”

    “鲜血都流淌到脚下了……”

    “又腥又臭……呕……”

    无数人跑了。好多人都被吓出来了心理阴影

    但是也有很多家伙不信邪,顺势就冲了进去:“有这么厉害?走,走,进去看看。我倒要见识见识,什么事能把人吓成这样……”

    然后过不多时。

    “……呕呕……死了死了,吓死我了……”

    一帮人一边吐一边跑出来了……

    这一日,从早晨一直杀到了下午。只杀的整个白象洲都是血光弥天,腥气扑鼻。

    收尸队的大马车足足过来了三十辆,每一辆车,都拉的满满的摞起来老高的尸体,开始送往城外乱葬岗。

    一路走,鲜血一路滴。人头在车顶上晃荡晃荡……神态狰狞。

    车队所过之处,沿途人人面无人色,避之唯恐不及。

    方彻,方队长到了白象洲的第一天,没有让人失望。

    他带着漫天杀气而来,以杀戮直接开局,为这一趟白象洲之行直接定下了基调:这一波,白象洲将鲜血横流!

    所有为非作歹之徒,都将斩尽杀绝!

    他用屠刀,第一天,就表明了自己的决心给白象洲的人看!

    也是在对所有的白象洲不法之徒下了战书:看到了么,劳资是来杀你们的!

    氤氲煞气,笼罩白象洲!

    “明天继续杀!今天杀不完了!”

    这个带着些许疲惫的声音,让白象洲所有听到的人,都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刽子手不停刀的杀了一天,都抬不起胳膊了。明天竟然还要继续杀!

    方队长,方屠!

    这个本来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物,第一次被白象洲人感觉这么清晰。

    原来杀人如麻,血流成河……真的不是形容词。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