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 > 第二百七十八章,要一起睡么?

底色 字色 字号

女帝妄想私自占有我:第二百七十八章,要一起睡么?

    抚摸着雪姬那如云的青丝,沐长卿一时语塞。

    半晌才握住她的小手正色道。

    “回去吧。”

    轻嗯一声,雪姬用力的拭去脸上那梨花带雨的泪痕,再次恢复了那清丽无双的容颜。

    两人往飘雪宫蹁跹而去。

    日光向晚,余晖之下,飘雪宫如同被一层圣洁的白纱所笼罩。

    不过越靠近阁楼,沐长卿反而脚步有些踌躇不前,站在阁楼之前迟迟不敢踏入。

    路过的女弟子看着大总管这呆头呆脑的模样,一个个顾盼流连,窃窃私语着。

    “大总管怎么和傻了一样?”

    “大总管该不会最近忙着新宗门的事忙昏头了吧?”

    “哼,慕思那几个小蹄子跑下山玩去了,大总管什么时候带上我啊。”

    听着耳畔的闲言碎语,沐长卿脚步艰难,倒是雪姬洒脱一笑,也不在意宫内其他师妹的异样眼光,主动拉着沐长卿的大手迈步踏入阁楼之中。

    花姬俏立在珠帘之前,抬眸看着眉眼之间郁郁之气笼罩的沐长卿,美眸之中满是心疼之色,随后瞥了一眼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展眉轻声道:“回来啦?快吃饭吧。”

    餐桌上早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花姬,我~”

    沐长卿上前刚准备说些什么,花姬已经伸出小手堵住了他的嘴巴,眉眼中带着温和的笑意。

    “沐郎什么都不用说,花姬都明白的。”

    说罢又一脸宠溺的看向雪姬。

    “妹妹,今天我们一家三口难得在一起吃饭,沐郎新酿了美酒,你去雅上取一坛来。”

    抿唇无声,少顷雪姬点了点头,推门去往了断情崖。

    不知不觉夕阳在辗转之中便已经落下了山头。

    飘雪宫再次沉寂了下来,只有脚步偶尔踩在积雪上的沙沙声响传来。

    阁楼之内,烛火摇曳,花姬一脸雀跃的拉着雪姬聊着姐妹之间的过往趣事。

    从她那发自肺腑的笑容中看得出来,她真的已经很久没有和妹妹敞开心扉聊的如此开心了。

    “记得你刚来宫里时不喜欢习武,每日少不了要被师傅责骂,所以你就偷偷往山下跑,结果总是跑到一半就迷了路。”

    抿了抿樱唇,雪姬似是也有些怀念,目光看着窗外那寂寥的夜色摇头笑道。

    “也不知道那个冰窟窿还在不在,雪姬记得,每次迷路之后不知道往哪走,而这雪域之中夜晚又时常有雪狼出没,雪姬心中害怕,所以就找了一个冰窟窿藏着~每次逃跑最终都会跑到那个冰窟窿里去,可结果每一次都会被你找到。”

    言及此处,雪姬樱唇翕动,欲言又止,最终幽幽叹了一句:“姐姐,其实你也是不喜欢习武的吧?”

    见一旁的沐长卿只顾着埋头扒饭,花姬心疼的给他夹了几块菜,这才转眸看向妹妹,语气感慨。

    “你我初来飘雪宫之时尚不足六七岁而已,那个年纪的小女孩谁又喜欢天天舞刀弄剑呢,不过花姬毕竟是姐姐,又自知身怀血仇,虽然心中不情愿,不过也得咬牙坚持下来,这习惯了之后也就没什么了。”

    一番话说的简单,一旁的沐长卿却是心中听得如同针扎的一般。

    裹着的坚强的外衣之下,花姬她也不过十九岁的年纪罢了。

    看似成熟端庄,温婉大气。

    可她也是那幼年丧母,与妹妹相依为伴的凄惨命运,以年幼之躯迎着风雪与寒冷在这天山之下挥舞着长剑。

    这其中的心酸与委屈她又说予了谁人?

    雪姬可以任性,至少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可以宠着她,可以惯着她,可是花姬呢?

    雪姬螓首低垂,忽而自嘲一笑道:“姐姐,妹妹这么多年处处与你作对,事事想要与你争个高下,你会怪我么?”

    “傻妹妹,你是我的妹妹,我又怎么会怪你?”

    抽动了两下鼻子,花姬拉过雪姬的小手放在手心,而后脸上又绽放出轻快的笑意:“如今母亲大仇得报,我们又遇到了沐郎,上天其实待我们姐妹俩不薄~”

    忽而。

    雪姬站起身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窗外已经逐渐昏暗下去的夜色。

    “姐姐,妹妹想再去那冰窟窿看一眼好不好。”

    “好~”

    搂着妹妹的削肩,花姬一脸的柔和与宠溺。

    ——————

    茫茫雪域之中有一处山洞。

    洞穴内干燥,铺着干草,地面上还有着已经破损的各种小玩意,显然是年岁已久,不过却是摆的整整齐齐。

    看着那干燥的洞穴以及那地上整齐的玩具,雪姬明眸闪了闪,心思一时间有些复杂,回眸看着一脸微笑的花姬低声道:“姐姐,这些都是你做的么?”

    点了点头,花姬蹲下身子将那些玩具拿在手心细细摩擦着。

    “姐姐知道你肯定会念想此处,所以回到宫内无事的时候便过来收拾了一下。”

    说罢又转头看向一旁发愣的沐长卿笑道。

    “沐郎,妹妹小时候便最喜欢这些精致的小玩意了,改明我们去城里再去买一些过来好不好?”

    默然片刻,不知为何,沐长卿看着眼前目光温柔的女子,心湖如同抽丝剥茧般的酸涩起来。

    “好。”

    姐妹俩在山洞内追忆着往事,沐长卿一时有些受不了那个场景,负手走出了洞穴。

    琼宇明月高照,将整个雪域映照的纯洁无瑕。

    事情似乎就这样圆满解决了。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

    只不过总有人会选择让步罢了。

    “喂,你还在外面呆着干什么?”

    身后传来小姨子不满的哼声,闻言沐长卿立马屁颠屁颠的跑了进去。

    “两位小姐,有什么吩咐啊。”

    躬着身子,沐长卿一脸的谄媚。

    见他这滑稽的模样,姐妹俩一愣随后皆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嫌弃的白了他一眼,雪姬撇撇嘴。

    “你去屋内取两件被褥过来,今晚我和姐姐就在这里睡了。”

    两件?

    沐长卿捕捉到了她话里的关键信息,眉梢不由微微上扬。

    似乎知道他心里打什么坏主意似的,雪姬捂嘴偷笑,随后继续吩咐着。

    “你也记得多穿几件衣服,不然在外面侯一夜免不了要染上风寒,到时候姐姐可又要心疼你了。”

    “姐姐心疼你,我可不会。”

    嗯?

    侯一夜?

    难道睡觉不带我一起么?

    (想了好几种花姬姐妹俩的处理方法,有冷战,有剑拔弩张,有负气出走,最终想了想还是选择了这样一种最温柔的方式。)

    (因为码字姬觉得花姬确实已经很苦了,小姨子战斗力是很强,不过她的战场应该在秦老板那里,在鲜衣那里唯独不应该在花姬身上。)

    (最近几天更新一直不稳定,主要是码字姬又感冒了~~)

    (晕乎乎~)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