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李佑的大唐 > 第三百六三章 五石行散 桃花潭水

底色 字色 字号

李佑的大唐:第三百六三章 五石行散 桃花潭水

    “哇...好好吃的样子...!”

    夜晚李佑坐在餐桌前,和别人不一样的时候,李佑的面前比别人多了一个小盅,这个小盅里面熬的东西,是阴妃特意交代春娘去熬的。

    呵呵...一定有人好奇是什么,没错,就是虎鞭。

    三位女孩看到李佑前面的小盅,都默默的不说话,各自吃着各自前面的餐食,只有李明达好奇的看着李佑问道:“五哥...你这是什么呀,为什么我会没有?”

    “额...?”李明达的话,让李佑一愣,跟着李佑有些不太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在这个时候,春娘笑着解围:“兕子...这个是大人吃的东西,小孩不能吃的,你小孩吃了,会生病的...!”

    “啊...!”一个皱眉,李明达并不再关心李佑小盅之中的东西了。

    这个时候,春娘则是对李佑笑道:“公子,快点喝吧,喝完后面还有一碗乌鸡汤...。”

    “还有...?”李佑一个无语,但是此时的李佑也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同意了,那就捏着鼻子喝了,不用猜也知道,经过了这么一补,李佑当天的战斗力很强。

    那天晚上可是将三位女孩给折腾惨了。

    第二天一早...薛仁贵早早的就已经起来了...今天又是一次他们虎贲营接受考验的时候了,桃花潭离长安城大约二十里。

    那里并不是李白口中的桃花潭,李白诗中的桃花潭,位于安徽省泾县以西40公里桃花潭镇翟、万二村之间。

    不过,虽然长安城外的桃花潭不是李白诗中的桃花潭,但是那里却十分的美,水深碧绿,清澈晶莹,翠峦倒映,山光水色,尤显旖旎。

    这么好的地方...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占,所以起初这桃花潭被一位商人给占据了,花了大价钱在桃花潭修筑了大院,也就是类似别墅一样的建筑。

    有人一定会诧异,这是做什么。那位商人要在这个地方搞旅游观光?

    当然不是...商人将桃花潭占据之后,建造房屋不是为了给人观光,而是收留世家公子服用五石散。

    五石散是什么...这玩意由魏人何晏首先服用。

    关于五石散中的“五石”,葛洪所述为“丹砂、雄黄、白矾、曾青、慈石也”,隋代名医巢元方则认为是“钟乳、硫黄、白石英、紫石英、赤石”。

    尽管“五石”配方各不相同,但其药性皆燥热绘烈,服后使人全身发热,并产生一种迷惑人心的短期效应,实际上是一种慢性中毒。

    有兄弟一定会惊讶,慢性中毒你还吃?

    呵呵...我们现在难道就没有了,明知道是毒药,还吃的一身的劲,更重要的是,服用五石散,随后变成了一种潮流。

    应该是在魏晋的时候,有一个竹林七贤。

    嵇康、阮籍、山涛、向秀、刘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如果用到现在来讲,那这竹林七贤就算是现在内地的顶级男团。

    虽然他们的年龄偏大一些,但是那个时候百姓真的崇拜这些人呀。

    刚开始五石散作为药,只是个人用。而到了竹林七贤这会,聚众服用五石散已经是他们的每日生活内容,已经成了一种仪式。

    竹林七贤,有一大特点,就是爱裸奔,平时总是披头散发的穿宽松的衣服,行为放荡不羁。这些风范颇有美国嬉皮士文化时期的社会风尚,从个体上来讲就是服用五石头散后的典型表现。跟如今某些青年的行为很像。

    七贤之一的刘伶服散之后常常裸奔,裸奔完之后就一丝不挂坐到家里。

    别人见他如此丑态,就讥笑他。

    刘伶却一本正经地反唇相讥:“天地就是我的房子,房子就是我的衣裤,你们进我的房子就是钻到我裤裆里来了,谁让你们钻进来的?”

    这话说得,狂到没边了。

    你说你们家顶级男团天天服用一个药,说这个药很好,美白,变漂亮,肌肤水嫩,他们每天都用,你说你作为粉丝会不会用?

    当然会用,不但会用,还会抢着用。

    一下子之间...服用五石散变成了一个时尚,各种阶层的人近乎迷信般的疯狂的崇拜,并跟风学样。

    在这样的风尚下,有钱的还好办,直接服用便是。只是苦了那些没钱又爱虚荣的屌丝,于是就出现了假装服用的一伙人。

    如果有人没事跑到街头睡倒,说是“发散”,那十之八九是假装服散的人,是想以此来表示自己的时尚和阔气罢了。

    社会上经常能看见一些读书人在路上摇头晃脑,念念有词,像个神经病一样的手舞足蹈,这是昭告天下自己在“行散”。

    《太平广记》说:“有个穷书生躺在闹市中,辗转反侧,大叫热得受不了。围观的人问他怎么啦?书生说:“我石发。”又问:“你什么时候服的石,现在石发?”

    书生说:“我昨天买米回家。米里有石子,今天早饭吃了,现在就石发了。”

    围观群众一看:“靠,屌丝一个,还装服散...”大笑而去。

    但是这里要注意的是,虽然五石散成为了潮流,但是服用五石散,会有很多不良的反应:

    首先,吃了药之后不能躺下,得赶紧活动、锻炼身体,让血液快速流通,这个叫“行散”,否则性命不保。于是,经常能见到魏晋名士披头散发,赤脚狂奔,这就是吃药之后的“行散”。

    其次,要“行散”,其实就是要散热,要去火,因此不能穿厚衣服、吃热东西,而且还得穿单衣、吃凉东西,越凉越好。

    为什么呢?

    因为药性燥热,必须用寒冷之物与之中和,否则就会把自己的内脏烧坏。

    按照书上的说法,就是“寒衣、寒饮、寒食、寒卧,极寒益善”。基本上都是宽敞的衣服,这个也是所谓“行散”的必然选择。

    隆冬时节,身体内犹如火炙,到了夏天,穿单衣都觉得难受,所以夏天竹林七贤们都基本不穿衣了,赤裸裸的在竹林底下,犹感觉燥热难受。

    于是能看到一堆人裸奔,远远看去以为他们是那什么的耽改的聚会。

    再次,东西不能吃热的,酒却可以是热酒。为什么呢?热酒挥发效果更好,所以不能吃热东西,但是可以喝热酒。

    魏晋名士们大都喜欢喝酒,除了“喜欢”之外,恐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为了排散,必须喝酒。

    所以酒喝多了就醉了,醉了干些荒唐事就情有可原,在我们看来是发酒疯的,在他们看来就是非常能理解、很稀松平常的事了,等等各种情状,不一而足。

    吃了五石散,加上所谓的“行散”,带来系列的“连锁反应”,比如皮肤敏感,一磨就破,不能穿贴身的衣服,所以魏晋名士大多衣袂飘飘、宛若仙人;甚至不能穿新衣服,新衣服布太硬且不合身,所以旧衣服好,越旧越好,旧到衣服里面长出虱子都没关系。

    虽然有些东西能给人带来快感,但是稍后就是恶魔找上门来。五石散也是一样的。

    魏晋时期因为五石散中毒得怪病乃至毒死的,比比皆是。

    就算是所谓的调理与行散充分,都有后遗症...就是舌头萎缩、痈疽、后背溃烂,有人中毒之后舌头出现问题无法说话,有人浑身溃烂、脓疮遍体,有的直接七窍流血、一命呜呼,有人脑子坏了,成了一个神经病!

    有个叫裴秀(地图绘制的鼻祖,首席专家)的服散后,脱光衣服,满世界裸奔,喝酒,发现都解决不了问题,就大泼凉水,最后,裴秀就这样死了。

    很快因为死的人太多了,到了唐朝贞观年间,孙思邈站了出来,孙思邈经过研究后发现五石散的五石是“钟乳石、紫石英、白石英、硫黄、赤石脂”,服用容易上瘾,孙思邈嘱咐弟子:“遇此方,即须焚之,勿久留也!”

    也因为这样,大唐开始打击五石散,桃花潭就是一个服散的地方,所以这里就成为大唐官府第一个打击的地方,你是不知道,这不打击不知道,一打击是吓一跳。

    这个桃花潭的周围,不知道埋了多少的尸体,李世民也是在得到这个汇报之后,立即全国下旨,禁服五石散,但是即使李世民已经下旨了,还是有很多人偷偷服用。

    这玩意至少在唐朝的时候,应该是禁不掉的,当然了,虽然说五石散禁不掉,但是这些明目张胆的服用五石散的地方,会被直接给禁掉。

    桃花潭哪里也是这样被人遗忘,即使那些山清水秀,也不会有人敢去那里,只是没有想到的是,整个灰影胆子可是真的很大。

    居然安排见面的地方就是那里,要知道在那里是绝对不会有人想到的...!

    ............................

    “五郎...可以出发了...!”

    薛仁贵站在了李佑的面前道。

    “我知道了...对了,房大郎来了没有...?”李佑问房遗直有没有来?

    “已经到了...。”薛仁贵回答。

    “夫君,等等我,我也和你一起去...!”肖燕跟在后面从床上爬起来,七手八脚的穿着自己的衣服。

    看着肖燕,李佑笑道:“你就算了吧...今天不会有事的...你们昨晚都太累了...所以好好休息。”

    说完,李佑出门而去。

    ...................................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