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李佑的大唐 > 第一百四十章 崔家的紧急会议

底色 字色 字号

李佑的大唐:第一百四十章 崔家的紧急会议

    “四哥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李明达溜达了过来。

    “走了...没有说一句话,直接就走了...!”李佑回头看向李明达问道:“我不会以后就会变成四哥想要对付的人了吧?”

    “呵呵...!”李明达摇摇头笑道:“不可能,这是他咎由自取,和五哥你是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整件事情都是在父皇眼皮子底下发生,也等于是父皇主持的,所以四哥也不敢找你麻烦的。”

    “那就好,那就好...!”李佑看着李泰走的方向微微一笑,笑容中多少有些辛灾乐祸。

    “吃饭去了...我都饿了...!”李明达喊了一声李佑。

    李佑回过身直接将李明达给抱了起来,这个时候,李明达哈哈一笑:“五哥...你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太高兴了吧...!”

    “噗...!”李明达也是哈哈的笑了起来:“你是因为有人聪明反被聪明误才高兴吧...真是坏五哥...既然你要抱,那就一直抱着...!”

    “好...!”李佑开心答应。

    跟着李佑就这么抱着李明达进入了食堂,然后打了饭,很多工人都看到这对有爱的兄妹,也是齐齐的露出了微笑的表情。

    李佑这边是开心了,李世民那里也开心了。

    只是不开心的人也有,李泰回去就直接将自己的书房给砸了,那是真的太生气了,而这个生气还有一个点,那就是这个生气是自己作的。

    你想要生气还找不到生谁的气,生李佑的气?

    问题是李佑他什么也没有做,自己想要谋夺李佑的产业,又不是李佑给自己挖坑,是自己给自己挖坑,然后自己还心甘情愿的义无反顾的跳了下去。

    这种被坑了还无法反抗的感觉是李泰暴怒的原因。

    除了李泰之外,博陵崔家这边也是开启了紧急的会议。

    崔民干的三个儿子,崔长顺,崔长民,崔长绪全部在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家,一回到家三人就进入了书房:

    首先是崔长绪,将这次得事情前前后后都叙述了一遍,这位叙述的还是很中肯的,将李佑的处境也是说了出来,没有偏,没有倚...!

    听到了崔长绪的话之后,崔家长子崔长顺微微的道:“那这件事情就和齐王没有任何的关系了,齐王自始至终都是被动的。

    他只是想讨好陛下,想要恢复自己的王位。

    谁知道,肥皂和香皂的火爆假象让某些人给盯上了...用了一个与民争利想要夺了齐王的产业,我说的没错吧...?”

    “是的大哥...哎呀,本来这件事情和我们崔家没有任何关系,谁知道我们那么寸,十多个人就我们抽到了那个阄...!”崔长绪苦着一张脸。

    “我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弄出来的...?”崔长民坐在一边道。

    “谁呀...?”

    崔长顺和崔长绪一起看向了崔长民。

    “是王家王行佐弄出来的,这位王行佐上次诬陷齐王,不是被革职永不录用了吗...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怀恨在心,上次在家中举行了一次茶宴,我也去了。

    就是他在茶宴上提到了与民争利的事情,哎...真没有想到,害到我家了。”

    “长绪...!”崔长顺问了一声:“这个肥皂和香皂我们一月要赔多少钱?”

    “哎...!”只听崔长绪叹息一声道:“陛下一千贯,李佑两千贯,再加上伙食和月饷银,一月我们最少要亏三千五百贯...!”

    “什么...要亏这么多...?”崔长民无语的道:“那一年不就是快四万贯,这谁受得了呀...!”

    看着崔长民的激动,崔长绪也是微微低下了头。

    好在崔长顺十分的镇定道:“长绪...根据齐王说的一个月两班五千万块的肥皂和香皂,那我们的赢利会持平呀,怎么会亏三千五百贯。”

    “大哥...千万别开两班,李佑的一个班为八个小时,两个班为十六个小时,如果开两班的话,我们的饷银和伙食费还要加一倍。

    那样我们至少一个月要多赔一千五百贯就是五千贯...!”

    “那李佑这么赔他愿意呀?”崔长民看着崔长绪有些诧异的问道。

    “他当然愿意...!”崔长顺叹息一声道:“他和我们要得不一样,我们要财,他要是心,是陛下看到他的决心!”

    “而且李佑和我们赔的也不一样,李佑一个月最多陪五百贯...就是工人的饷银和伙食而已,我们接了这个生意之后,陛下要一千贯,李佑要两千贯...所以才有了三千五百贯,我们赔的主要是给陛下和李佑的钱...!”

    “原来如此...!”崔长顺和崔长民都点了点头。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崔长民看着身边的两人问道:“一年亏四万贯,家族是不会同意的,要知道我们这第二房已经岌岌可危了,大房现在虎视眈眈,就想找到我们的错处,然后取而代之。

    这次的这个错可以说很大...!”

    “我知道...我知道...如果不是知道大房的心思,我也不会这么大意了...什么都没有调查就直接让长绪接下这件事情,本来以为是一个摆脱大房的机会,谁知道,现在变成这样。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件事情尽可能的瞒下去...寻找其他的方法去填这个亏空,顺便也要结识一下齐王,希望他可以高抬贵手...三千五百贯呀,如果他愿意高抬贵手,我们就将肥皂和香皂一起还给他。

    陛下的一千贯和他的亏空五百贯,我们补,这样就能少两千贯...!”

    “齐王会这么傻...到嘴的肥肉他会吐出来...?”崔长民有些不爽的道。

    “那你总要试试吧...事情已经出了,现在抱怨一点用都没有了,长民...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一致对外,绝对不能因为这次的危机将家主的权利被一房给抢走...知道了吗?”

    “是...大哥...长民错了。”崔长民微微躬身。

    “好了...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散了吧...!”说完,一边的崔长顺也是露出一丝疲态,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家的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要知道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崔民干,刚刚生病好了一些,要是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一定会被气得再次病倒,所以这次的事情一定要被瞒住。

    看着自己的两位弟弟垂头丧气的离开,崔长顺知道,自己这位长子一定要顶住压力。

    .........................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