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李佑的大唐 > 第一章 开局就要被杀

底色 字色 字号

李佑的大唐:第一章 开局就要被杀

    (新书上传...希望喜欢...!如果喜欢,求推荐和收藏!前三章主要是介绍李佑的穿越和生平,故事会慢慢展开,所以本书只适合这里,去了其他地方,三章没有切合到系统,技能,金手指,还不死的连毛都没有,感谢每一位可以看下去的书友,也感谢匆匆一眼的书友们。

    能看到就是缘分,西关感谢诸位,鞠躬了...!!!)

    “小佑...你回来了...?”

    一座古色古香的村庄前,李佑拖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慢悠悠的走在小道上,路上的村人看到李佑之后,纷纷都对李佑打上了招呼。

    李佑也全部都是恭敬的回礼。

    等走回自己家的祖宅前,李佑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不得不回来啃老,要知道就在一天前,李佑还是一家公司的职员,过着朝九晚五的打工人生活。

    本来这样的生活,李佑是打算过到死的,可是谁知道,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公司的那位好色经理,居然对一位实习生动手动脚。

    别人或许能忍,但是李佑却忍不了,跟着一拳揍了上去,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李佑被开除了,至于那位被动手动脚的女生,也是离开了那家公司。

    失业的李佑重新找了很长时间的工作,但是一直都被那位被自己打的经理在后面做小动作,以至于无人敢用李佑,没办法,李佑只要准备自己做自己的老板,个人开一家公司。

    只是想要自己开公司,本钱还是需要的,李佑工作了十年...攒了十万块,和开公司的钱差距太大了,不过,好在李佑爷爷在去世的时候告诉李佑。

    如果有一天需要钱了,就自己回老宅,在老宅阁楼上西面墙上数第十三块砖,跟着是下面第五块,用力撬开,里面就有李佑需要的东西。

    .........................

    “一个盒子...!”

    李佑按照自己爷爷交待的,从墙中掏出一个红木盒子,盒子古朴古色,只是盒子很轻,当李佑打开之后,李佑发现盒子之中只有一枚古朴的戒指。

    戒指的戒圈是两条龙,然后两条龙口相对吐出,一颗浑圆的绿色戒珠被镶嵌在上面。

    李佑好奇的将戒指给拿了起来,跟着有些无语的发现,这戒指的戒圈好像是银的,而上面的戒珠则是完全不知名的一种材料制成。

    不是珍珠,不是钻石...李佑有些无语了,这玩意真的能值钱,是不是自己被爷爷给忽悠了?

    李佑顺手将戒指给带在了无名指上,跟着发现戒指的戒珠上有些脏,顺手就用手擦了两下,只是这一擦不要紧,李佑瞬间感觉自己的身边好像扭曲了一样,出现了一道一道波浪的纹路。

    李佑一个慌张,这是什么情况呀...难道是自己昨晚没有睡好,想到这里,李佑就使劲的闭了闭眼睛,只是这眼睛一闭,等李佑再次睁开的时候,李佑发现自己身处地方改变了。

    这里已经不是自己老宅家的阁楼了。

    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粉黄色的帐幔,暮色微凉。

    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冰冷坚硬,即使那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身下,总是柔软却也单薄无比。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幽静美好。

    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不时有小婢穿过,脚步声却极轻,谈话声也极轻。

    忽然,李佑的耳边响起了呜...呜...的声音,李佑转头一看,直接被吓了一跳。

    “我靠...这是什么玩意?”

    等李佑定下心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边居然还有一位被五花大绑的青涩少女,少女顶多十四岁左右,此时正一脸怒视的看着李佑。

    那眼神就好像准备要将李佑给吃了,幸好少女的嘴是被麻布封住的,要不然李佑都怀疑自己已经被少女给咬死了。

    “你谁呀...?”李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少女。

    “呜...呜...呜...!”少女发出呜...呜的声音对李佑怒目而视,

    “哦...!”李佑点点头:“你嘴被封着,那个...我和你说一下,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可以将你的嘴封给拿掉,但是你要保证不伤害我...只要你不伤害我,那我们什么都好说,你要是伤害我,就别怪我无情了。

    知道了没有,如果知道你就眨眨眼睛,如果不知道...!”

    “额...不知道怎么办呀?”李佑一愣。

    不过好在,这位少女还不傻一直都在眨眼睛,看样子是很想李佑将她给松开。

    “好...好...!”李佑笑着道:“你也别着急,我这就帮你...!”说着,李佑就准备将少年身上的绳子给松开。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房间的大门被猛的一下推开,跟着从外面冲进来一位小内侍害怕的喊道:“大王不好了,大王不好了,权万纪要回长安告发你了。”

    “蛤...!”此时的李佑还没有反应过来,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小内侍问道:“你谁呀,叫谁大王,谁是大王呀?”

    小内侍被李佑问的一愣,跟着露出了不解的表情看着李佑道:“大王,奴婢是在喊您呀,您是齐王,齐州的大王呀...!”

    “我是齐王,齐州的大王...?”李佑是越听越感觉不对劲,要知道这齐州的大王李佑可是知道一位,不是别人正是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家伙。

    而这个和自己一样叫李佑的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乃是大唐皇帝的第五子李佑,母为阴妃。

    武德八年,封为宜阳王。玄武门之变后,封为楚王。贞观二年,授幽州都督、燕王。贞观十年,封齐州都督、齐王。

    贞观十七年(643年),举兵谋反,事败被擒,废为庶人,赐死于内侍省,以国公之礼入葬。

    “今年是哪一年?”

    “大王...您可别吓奴婢呀,今年是贞观十七年...!”

    “贞观十七年...!”李佑一个苦涩,跟着看着那位小内侍道:“你别告诉我...我是大唐皇帝陛下第五子,齐州大都督,齐王佑...?”

    看着李佑那苦涩的眼神,小内侍心中也是怯怯的道:“没错...您就是齐州大王齐王佑。”

    话刚说完,李佑恨不得一口鲜血直接喷出自己的口,这叫什么事情呀,自己怎么就变成了齐王李佑,更扯的是居然是变成的要造反前的李佑。

    这完全是让自己死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李佑对着天空大声喊了三次,这三声呐喊直接将周围的人都给喊傻了,而那三声悲愤的呐喊,也是喊尽了李佑的心酸。

    ................................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