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历史军事 > 红楼长随 > 第三零四章:殿试

底色 字色 字号

红楼长随:第三零四章:殿试

    “伯父客气了。”李桂端起了酒杯。

    “明日殿试贤侄准备的怎样了?”

    “还好!”

    “那就好。”

    贾政闻言欣慰的笑了。其实这句话才是他今天召唤李桂过来的目的。

    ……

    随后两人边喝边谈,直到月上中庭,李桂才离去。

    ……

    第二天,天还只是朦胧黑,晴雯和王熙凤就起来了,帮着李桂洗漱完毕,吃了些早点之后,两个又帮着李桂换上了皂色的长跑,黑色千层底的靴子,最后带上了纱帽。

    这身衣服时礼部,也就是朝廷专门发放的,已显示与众不同,穿上这身衣服之后,李桂更是显的玉树临风,看的王熙凤心动不已。

    随后照例晴雯拉着李桂败了文吉菩萨……

    虽然说是殿试,但考试的地点却是在贡院,开始的流程和乡试、院试差不多,相差在于这次考试已经不用考房,就露天在贡院的院子里,每人一个矮案,一个蒲团,并笔墨纸砚之物,另一个不同点在于这次考试之前皇上要过来。

    ……

    到了辰时,泰宁帝和赵文重等一众大臣出现在了贡院的正殿上,远远望去,李桂看到泰宁帝一身金黄龙袍,带着天子冠,华贵异常,不过已经明显的呈现老态。

    三呼万岁之后,泰宁帝简短的讲理几句,不过是勉励众人以腹忠所学,为国尽忠,为民谋福利的官话。

    泰宁帝讲话时声音颇为苍老,李桂估计他时日已经不多……

    泰宁帝讲完话之后,考试正式开始,殿试考试只考一题,而且题目是皇帝所出,以显示以后高中者为天子门生。

    填完姓名、籍贯、考号之后,李桂打开试题一看,仓廪实而知礼节赫然入目。

    这个题目破题有三个方向,一是如何让仓廪实;二是仓廪实与礼节的关系;第三是礼节的重要性。

    第三点很有迷惑性,因为礼本来就是一种封建秩序,考生可能在这上面投上所好。其基本逻辑是粮仓满了才知道礼节,可见礼是在温饱之上的东西。

    但是联系催缴借银这个现状,李桂认为此时泰宁帝出这个题目的真意在于如何让仓廪实。

    而如何让国家的仓廪实,来自于后世,李桂认为根本上有三种方法,一是科技,科技是生产力;二是抢掠;第三是贸易。

    之所以这么说,是以为一个国家在固定模式下收入就只有那么多,而要想收入多,当然要靠外力。

    这就好比你家只有一亩地,只产那么点粮食,而且要好几口人吃,因此要想吃得饱、吃的好,解决办法就是要么抢别人的土地,要么多施肥,要么高价卖,低价买。

    但是李桂也清楚这三种方式,在这个时代,写出去他也就完了,再联想到后面忠礼王的改革,乡绅一体纳粮,摊丁入亩,特别是摊丁入亩李桂觉得可以在这方面做做文章,只是稍稍吐露,分析出按照人头纳税的弊端,不给出具体的策略就行。

    思索了一阵子,李桂提起了笔……

    ……

    时近晌午之时,众人才交了卷子,礼部宴会,期间众人就考题议论纷纷,有谈论破题方向的,有说没有发挥好的,当然还有拍马屁的,说泰宁帝出的题目泱泱有大气。

    这都快要揭不开锅了,泰宁帝才出这样的题目求策,还谈什么泱泱大气,李桂听了直想笑。

    ……

    而殿试的成绩要在三日后在金銮殿宣布,并有拜孔、游街、跳魁星舞、皇家后花园赐宴,宴会中还会有向皇上献诗献词等活动。

    因此,宴罢,李桂与俞图、赵沐阳一起去了大观园,赵沐阳说要洗兰香汤,以庆祝解脱多年寒窗之苦。

    当然去大观园的也不仅仅是赵沐阳、俞图两个,实际上大观园雅致优美的景色,闹中取静的位置,名目繁多的服务项目深受士子雅士的喜爱,已经成为士子生员最常去消遣的地方。

    他们两个去,李桂自然相陪,泡完兰浴稻花村,稻花村完听故事,全程免费,一直到晚上,两人踩带着一身鸡皮疙瘩、头脑清醒的一起离去,临行前还扬言明日再来。

    送走两人,李桂踏着轻松的脚步往探春所在的偏房而去,到了正殿前,红朦朦的气死风灯笼下,李桂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伯父!”李桂脱口而出,心中却有些奇怪——贾政确实是不喜欢理这些俗事的,平时基本不来。

    “后庭,殿试如何?”下一刻贾政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里带着温煦。

    “回伯父,小侄觉得还可以,这次皇上出的题目是仓廪实而知礼节,小侄估摸着……”

    李桂清楚贾政肯定是专门来此询问他的!心中感动,破例没像以前那样糊弄,而是很细节的说了他的想法,当然这也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说话之间到了屋里,李桂给贾政倒了杯茶。

    ……

    当李桂和探春、惜春、王熙凤、晴雯一起回去时天上已经是满天星斗了,一路无话,进了前宅,李桂再也忍耐不住,凑到晴雯的香腮“啪”的一下,然后又迅速再王熙凤的香腮上“啪”的一下。

    虽然这种事对晴雯与王熙凤来讲已经是寻常事,但是这种亲密的动作只是在闺中,这再外面!

    虽然在黑夜里,但晴雯与王熙凤都感觉黑暗中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因此两人螓首快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四周看了一圈,然后几乎同时嗔怪道:“老爷,你,你干什么!”

    “嘿嘿,这敲门砖终于可以扔掉了,晴雯、凤儿,今天晚上咱们是不是该庆祝庆祝。”李桂笑道。

    十年寒窗之苦,晴雯与王熙凤虽然没经历过,但是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特别是晴雯,对于李桂读书的辛苦更是知之甚详,闻言心中一瞬间对李桂充满了怜惜……

    而王熙凤虽没经历过李桂的苦读,但她年龄毕竟大些,知道李桂这是长久重压下的释放,而不可否认的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对某些方面是越来越喜欢,也越来越坦然……

    而且她很清楚在这方面李桂其实根本不需要征求她的意见——她以为李桂这样委婉是对她的怜惜,她不会想到她所面对的是来自后世的灵魂。也因此王熙凤心中也是柔情万千,随后红着脸,小声说道:“今晚就随老爷摆弄。”

    ……

    “噗!”

    红烛吹灭,“嘤咛”声里,薄衾翻浪……

    ……

    第二天早朝后,回到衙门,礼部尚书周文博就打开了考官送上来的殿试试卷。

    虽然是殿试但皇上是不会每份抖亲自批阅的,他只会看前十。同样的周文博夜不会,他只会看下属×上来的认为教好的,然后和其他两位副主考定夺初步的名次,然后请皇上定夺。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