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科幻小说 > 诸天星图 > 第三十一章 阐截两教矛盾生

底色 字色 字号

诸天星图:第三十一章 阐截两教矛盾生

    周辰创造推演人族文字一事,对于洪荒天地之间的影响,远不止人族和三教这么简单。

    在三十三天界的妖族天地当中,偏僻之地做坐落着一座通体冰寒的宫殿。

    此宫殿由北冥冰髓筑造而出,晶莹剔透不说,同时还萦绕着一股深邃恐怖的寒意。

    这座冰宫,便是当今妖族妖圣之一,鲲鹏老祖的行宫所在。

    即是行宫,同样也是法宝。

    无数元会的祭炼,鲲鹏老祖已然将这座行宫祭炼到了上品先天灵宝的境界。

    一名面容阴鸷的中年男子,正在宫殿深处打坐静修,他正是鲲鹏老祖。

    此时此刻,鲲鹏老祖猛然听闻到一声传遍整个洪荒天地的声音,以及那令人眼热无比的玄黄功德之气,这使得他立刻从闭关修行当中苏醒了过来。

    狭长阴厉的双眸微微一凝,鲲鹏老祖好似洞穿了重重空间壁障的阻隔一样,看到了正被天道之力所加持的周辰。

    “人族的文字?!”

    不知为何,当鲲鹏老祖道出文字这两个音节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感到了心血来潮那般。

    “人族有文字现世而出,为何物妖族没有?!”

    鲲鹏老祖的神色微微一怔,他喃喃自语说道。

    紧接着,他的心里面便泛起了一阵翻涌无比的思绪,眼眸深处更是神光大作。

    “哈哈哈!”

    “吾道成兮!”

    此时此刻,鲲鹏老祖显然是在周辰推演创造文字的举动当中得到了启发。

    这让他的心里面也做出了一个决定,欲要效仿周辰创造出一种独属于妖族的文字。

    现如今的妖族,可是洪荒天地之间的霸主之一,只要能够做出有利于妖族的事情,那么必然就会有天道功德降临。

    鲲鹏老祖的修为实力卡在准圣初期已经有数个元会了,倘若是能够得到一笔客观的功德之力,他必然能够一举突破至准圣中期的境界。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算是妖皇帝俊和东皇太一,也休想要继续打压他。

    想他鲲鹏老祖也是紫霄宫三千客之一,而且还是混元金仙境界的准圣大能。

    结果在这妖廷之内,他竟然只有一个妖圣的虚名,手中连分毫半点权利也没有,受到的气运加持更是微乎其微。

    这让鲲鹏老祖又怎么可能不感到憋屈?他又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呢?

    想到就做,鲲鹏老祖没有分毫半点的迟疑和耽搁,他直接就进入了闭死关的状态当中。

    不创造推演出妖族的文字,不踏足准圣中期的境界,他是绝对不会出关的。

    周辰却是不曾知道,他为创造推演文字的举动,竟然会引得洪荒天地之间的大能者如此关注。

    此时此刻,他在通过天道之力的加持之下,将三千枚文字尽数烙印在了洪荒人族的灵魂深处。

    文字传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有了文字,人族就可以自身的经验传承记载下去。

    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东西不能吃,甚至是可以通过文字把上一代的思想传达。

    “现如今人族文字现世而出,大大地提升了人族兴盛的进程。

    我所能够做到的事情,暂时也就只有这么多了。

    巫妖量劫彻底展开在即,人族必将多灾多劫。

    为今之计,提升修为实力方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周辰瞩目朝着不周神山所在的方向望去,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说道。

    他可是知道,未来妖族与巫族展开决战的时候,妖皇帝俊为了破除巫族祖巫的真身,将会以人族的血肉魂魄来炼制屠巫剑。

    这对于人族来说,实乃是一场恐怖劫难。

    凭借周辰现如今的修为境界,他根本无法阻挡这场劫难的发生。

    但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周辰还是希望能够庇护下足够的人族,毕竟他自身也是人族出身。

    生而为人,他又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族群遭受劫难呢?

    也正是因为如此,周辰现如今已然没有了继续前往人族祖地的想法。

    他反到是准备折身返回昆仑神山去闭关修行,从而提升他自身的修为境界。

    在这一次为人族创造推演文字的过程当中,周辰亦是得到了十足的益处。

    除去那两千九百九十八枚功德灵宝文字,以及海量的功德气运之外,周辰对于天道法则的感悟亦是提升了很多。

    毕竟先前直面天罚之眼的时候,其眼眸内部可是展现着无穷无尽的道韵至理。

    只要能够将这些感悟沉淀吸收掉,这无疑会大大地提升周辰的修为境界。

    心念一动,周辰也不继续过多逗留,他直接御起一抹金光,朝着昆仑神山的方向疾驰而去。

    就在周辰赶回昆仑山的时候,昆仑之巅的麒麟崖下,一场纷争正在愈演愈烈。

    “广成子,尔等打伤我截教门人,究竟是什么意思?!”

    截教大师兄多宝道人神色漠然,他带着众多截教的外门弟子,与阐教十二金仙对峙在了一起。

    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脸色亦是不怎么好看,尤其是被多宝道人这么指名道姓地呵斥。

    “多宝师兄,你且问问你那师弟,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你那好师弟竟然想要猎杀吾麒麟崖上的仙鹤!”

    “这些仙鹤可是吾南极师兄门下弟子白鹤的同族,吾那白鹤师侄更是吾师身边的近侍。”

    “你截教弟子猎杀仙鹤,又将吾阐教颜面置于何地?!”

    “他来吾阐教做出这等恶行,吾教训教训他又当如何?!”

    广成子双眸冷漠地盯着多宝道人等截教弟子,连番出声质问道。

    “哼!”

    多宝道人闻言,当即冷哼了一声。

    他瞥了一眼身边那名面色苍白的男子,眉宇间充斥着无比的嫌弃和厌恶。

    只不过此人毕竟是他截教门下的弟子,而他多宝道人作为截教的大师兄,自然不可能当中处置自己的师弟,尤其还是当着阐教弟子的面前。

    有什么事情,回到上清大殿以后,关起门来再说。

    至于此时此刻,自然是要为自己的师弟出一口气再说。

    随即,多宝道人再次冷眼看向了广成子,他面无表情地出声说道:“此事确实是吾截教弟子的过错。

    尔等放心,吾返回门中以后,绝对轻饶不了他。”

    说到这里,多宝道人的话锋一转,他脸上的神色愈发地漠然了:“但是再怎么说,这也是吾截教自己的事情,还轮不到尔等阐教弟子出手惩戒。

    此事,广成子,你必须要给贫道一个交代!”

    “交代?你多宝道人要什么交代?难不成要将贫道也打个半死吗?”

    耳中闻得此言,广成子气极反笑道,他已然是连师兄都不称呼了。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