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科幻小说 > 从看见它开始 > 第七十三章 黑暗主宰

底色 字色 字号

从看见它开始:第七十三章 黑暗主宰

    远远观看这一战的撒旦拿不满血帝皇的无礼,心里希望肖凌能够取胜,对于肖凌能够与血帝皇一战,他心头很是震惊。

    毕竟血帝皇能够走出宇宙,又返回这个宇宙,毫无疑问,这绝对是真正的主宰存在,甚至于要比初生之母更强。

    这样的无敌主宰存在,肖凌竟然能够与之对抗?

    血帝皇那十米血色躯体,便如亘古不变的磐石,定在那虚空之中并不移动,一对血色大手连着伸了出去,虚空不断粉碎、重组,再粉碎,但大一统之界虽然震荡不休,却如那川流不息的水流,不论你斩过来的剑如何锋利,也不能切断阻隔这源源不断的水流。

    “甚么,这是初生之母的能量……”

    血帝皇突然露出了讶异之声,他不断震荡大一统之界,终于有所感应,很是吃惊,双手一分,撑开一道血色空间,化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血色光球,几乎是同一刻,大一统之界压了下来,将他吞噬其中。

    “小子,你竟能将初生之母炼化进这大一统之界,这可有意思了。”血帝皇看着肖凌只是巅峰至高神灵的境界,如何能够炼化达到了主宰层次的初生之母。

    意念一动,在他四周便泛射出了一道道的血色光线,光线之中出现了时光的影子,很快四周的时空都在倒流,他竟然开始了回溯时空。

    鱼尊身为最巅峰级数的准级主宰,可以回溯时空,这血帝皇拥有了和他相同的能力,他想要回溯过去,看个究竟,肖凌是如何炼化的初生之母。

    便在这时,在他回溯的时空中,出现了一道黑色虚影,这黑色虚影炸了开来,化为了交织着的黑线,侵蚀进回溯的时光之中。

    血帝皇的回溯时光被中断,躯体猛地炸开,化为了万千道的血光遁走,刹那间消失在了大一统之界中,之后血光在远方重组十米身躯。

    “原来如此……”血帝皇的一双血眼微微眯了起来。

    “想不到你隐匿如此之深,连我也推演不出来。”

    血帝皇看着那无数道的黑线交织着,慢慢形成了一个黑色的人形身影。

    肖凌看着这黑色的人形身影里的气息就明白了,这是天帝出手了,只是他利用这黑线遮掩住了本来面目。

    血帝皇可以窥视到肖凌,但却无法窥视天帝的存在,显然天帝有手段隐匿自己,就算是主宰也无法推演到自己的存在,刚刚正是他突然出手,斩断了血帝皇的回溯时光。

    “难怪初生之母会被炼化,却原来是你。”血帝皇微微点头,虽然刚刚肖凌展示了大一统之界的强悍,但血帝皇明白这是因为炼化了初生之母后才变得如此强大,之前绝无可能困住初生之母,更别说炼化她。

    天帝没有显露真实模样,只是发出模糊的声音:“原始族将临,你还是带着血族,快点离开吧。”

    “原始族?”血帝皇那血色躯体猛地波动了起来,似乎内心很是震惊。

    很快这血色波动又安静了下来。

    “你是说原始族吗?这可是曾经主宰了无尽宇宙种族。”血帝皇缓缓吐出一口气:“我们这些走出宇宙的好不容易在无尽宇宙打出一片天地,你们却招惹了原始一族。”

    血帝皇一边说一边在悄悄推演着这被黑色丝线笼罩着的天帝,却怎么也推演不出来,但那种隐隐的熟悉感,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突然,他右臂一挥,血色大手一张,凌空朝着天帝抓去。

    他突然出手,出乎所有人意料,但天帝却像并不意外,那黑色丝线散开,里面天帝消失了,血帝皇的血色大手抓了一个空,但他却突然哈哈一笑。

    “我血帝皇想要抓的人,你要往哪逃?”血光炸开,同样消失在了虚空中。

    天帝和血帝皇都消失在了神域中,只留下了神域众人,面面相觑。

    肖凌慢慢的收起了大一统之界,眉头微皱,身边人影一闪,却是撒旦拿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这个血帝皇可真是目空一切。”撒旦拿摇摇头。

    肖凌虽然可以与主宰对抗,但真正修为只是巅峰级的至高神灵,天帝和血帝皇消失后,他也无法捕捉到他们的下落。

    “却不知他们谁更强一点。”肖凌也听过血帝皇的名字,知道他曾经是和石羽、赤天、蛇之王等齐名的至强者,当年走出宇宙便已是主宰的修为,现在又再次返回,却也不知达到了什么样的层次。

    而天帝则更是深不可测,连未来成就主宰的鱼尊都被他坑杀了,已经成长到了少年状态的天帝,谁也不知是什么境界。

    肖凌很像观看他们的交锋,可惜却没这个机会了。

    血帝皇回归,原本血王神感觉来了靠山,腰杆挺了起来,但突然发觉还有人能够与其对抗,现在血帝皇和天帝都消失了,也不知胜负,情况未明之前,血王神决定还是夹着尾巴低头做人的好。

    接下来的日子,神域各方都在关注,却不想毫无任何消息,血帝皇和天帝就像失踪了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

    肖凌眼见天帝和血帝皇没有了消息,便返回了帝都堡垒的秘室里,继续参悟因果黑球。

    很快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这一天,处于冥想中的肖凌,若有感悟,慢慢睁开了眼睛,就在刚刚,他隐隐触碰到了一丝因果的玄妙,便是这因果的玄妙让他有所感悟,竟然于冥想中看到了无垢之境。

    可惜只是刹那之间,他就于冥想中清醒了过来。

    “可惜……”肖凌轻轻吁出一口气。

    想要开启第八识,便要进入无垢之境,可以说能否进入无垢之境,是成就主宰的第一步。

    他参悟这因果黑球已经几个月了,一直都没能像轮回黑球、无限黑球那将其因果能力完全打开,到现在也只是若有所悟。

    “因果……”肖凌微微凝神,突然由刚刚的冥想境界中清醒过来,他心头隐隐感觉应该是有事将要发生,所以冥冥之中,自己有了感应,这才清醒。

    现在的他已经是巅峰至高神灵,随着修为日深,开始渐渐有了种种玄妙感应。

    意念一动,神游太虚,开始洞察周天。

    在他的意念之中,显出无尽星辰,很快那宇宙空间裂缝就出现在了他的意识海中。

    “看来是与这空间裂缝有关……”

    能够将自己于冥想之中惊醒,这空间裂缝,必有变故。

    “肖凌,只怕有事将要发生。”突然,他耳边传来了撒旦拿的声音,显然,他也有了预感。

    “是的,与那宇宙裂缝有关。”

    肖凌意念一动,已经出了帝都堡垒,于神域之外,在他前方不远处,撒旦拿正飘浮在那里。

    他们一起隔着太空,用神识远远感应观察宇宙裂缝的情况。

    现在天帝和血帝皇都消失了,可以说这整个宇宙就以他们最是强大,现在这里将有大事发生,他们不得不出面。

    撒旦拿已经提前让那些巡视空间裂缝的人提前离开,毕竟如果将有大事发生,这些人也派不上用场。

    两人的预感果然成真,不过十来分钟,这宇宙裂缝里开始渗透出大量的黑色烟雾。

    黑色烟雾之中,渐渐有黑色波纹般的物质延伸进来。

    “看来又有宇宙外的客人来了,这一次却不知是什么来头。”撒旦拿皱眉。

    “天帝曾经说过原始族有可能会出现,难道这便是那原始族?”肖凌微微沉吟。

    撒旦拿深深吸了口气道:“如果真是原始族,传说这原始族生而为主宰,那对方其非至少也是个主宰?”

    肖凌不语,身体两边,无限黑球和轮回黑球出现,飘浮身边,如果真是原始族,至少也是主宰,凭自己和撒旦拿无法力敌,唯有借用黑球的力量。

    那大量黑色烟雾之中,一道黑影不断耸立出来,最后显化出了一个约有千万丈高的模糊人形。

    这黑色的模糊人形,于太空中缓缓踏步,每一步跨出,都是无尽的光年,当其跨到第三步,其行走的前方正好是一颗行星。

    这黑色的模糊人形却丝毫无阻,径直穿了过去,之后,这颗行星突然粉碎破灭,而这黑色的模糊人形已经出现在了肖凌和撒旦拿千万米之外的太空之中。

    肖凌和撒旦拿都一言不发,默默注视着这出现在了千万米之外的模糊人形。

    肖凌释放出了自己的神识,想要与之交流。

    可惜在他的感应中,只感觉一片虚无,这黑色的模糊人形如同根本不存在,又或没有神识,迎接他的,只是抡起来的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模糊手掌,然后拍了下来。

    这一掌拍来,撒旦拿感觉四周的空间被禁锢了,自己无法动弹,更无法逃脱或抵御。

    他心头大骇,这是什么样的力量,自己竟然在瞬间便被这一巴掌拍死?

    肖凌和他一样被禁锢在了空间之中无法动弹,好在他早有准备,无限黑球和轮回黑球的力量瞬间发动,轮回之力爆发,召唤六道世界降临。

    一道接一道的虚影世界降临,挡在了这黑色大手的前方。

    黑色大手抡过,六道世界崩碎。

    但这无数崩碎的碎片却重新融合在了一起,化为了大一统之界。

    大一统之界出现,撒旦拿松了口气,肖凌已经利用大一统之界的规则,抵消了对方于这片空间的禁锢,之后大一统之界扩张开来,反过来要将黑色人形吞噬进去。

    这大一统之界,曾经融合过初生之母的力量,结合了六道轮回之力,威能何等恐怖?

    就算是重新归来的血帝皇,也很难将其破坏,此刻被肖凌全力祭出,只一下便将这黑色模糊人形吞了进去。

    “初生……之母……的力量……”

    终于,这黑色人形里发出了若有若无的意识,让肖凌明白对方并非虚影,而是真实存在的生灵。

    而且这生灵如同血帝皇一样,认出了这大一统之界里融含着初生之母的力量。

    “原来……便是……你……”

    紧跟着这黑色人形再次发出若有若无的意识,一对黑色大手伸了出去,朝着外面的大一统之界连着拍出八掌。

    每一掌拍出,虚空都在震动,大一统之界震荡不休,似乎随时便有可能崩碎。

    肖凌苦苦支撑,心头的震惊,无以复加。

    这黑色人形的攻击之力,简直不在血帝皇之下,这威能之强,更是可怕之极。

    “你是初生之母请来的原始族?”

    肖凌一边支撑,一边发出神识询问。

    “不错……”

    “吾是……原始族五位主宰之一……黑暗主宰……”

    这黑色的模糊人形继续发出断断续续的神识,之后收起了一对黑色的巨掌,其身体开始继续膨胀,由千万丈膨胀达到了以光年来计算的庞大。

    大一统之界被其膨胀得紧跟着一起扩大,大一统之界越庞大,肖凌需要损耗的能量越多,便会越感吃力。

    “黑暗主宰吗?这力量好强……”肖凌感觉到了这大一统之界中的黑暗主宰,不只是力量无穷无尽,可以膨胀躯体,甚至连大一统之界都难以容纳,更可怕的便是这其力量的性质,充斥着绝对的黑暗,这黑暗之中,隐隐有种特殊的力量,似乎可以同化和污染他的大一统之界。

    撒旦拿无法插手这样的主宰级的战斗,只能远远观看,慢慢退回到了神域之中,然后下达了命令,各族总动员,祭起了数千座的二十八星宿大阵,严阵以待。

    “还真给天帝说准了,这传说中的原始族真的出现了,五大主宰吗?这是黑暗主宰,还有四个主宰却又是什么?”

    撒旦拿活了近乎一个纪元,此刻却感觉到了紧张。

    原始族的可怕是无法想象的,这黑暗主宰给他的感觉,远比那初生之母更可怕。

    毕竟他是知道初生之母在这里的遭遇,还敢进入这宇宙来替初生之母复仇,显然这黑暗主宰要比初生之母强大得多。

    黑暗主宰不断膨胀,越来越大,肖凌祭起的大一统之界被其膨胀得不断扩大,肖凌越来越吃力,到最后简直无法支撑。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