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文学城

顶部广告

文学城 > 科幻小说 > 诸天普渡 > 第772章 周天画地,弈星为子 (二合一章)

底色 字色 字号

诸天普渡:第772章 周天画地,弈星为子 (二合一章)

    陈亦表面上虽然淡定如常,可是心中已经急速转动着念头。

    他本以为,地藏法相的事,瞒过了所有人,包括这位天帝。

    这不是他对自己自信,而是对地藏法相的自信。

    可如今看来,这周紫薇早就已经看破了他的套路。

    既然如此,他却没有任何动作。

    只是高坐九霄之上,任由他折腾。

    这是自视甚高,只当他在胡闹,看他笑话?

    陈亦觉得不大可能。

    能走到这一步的存在,绝对不会是那种制杖反派。

    再是骄傲,也不可能坐视任何能威胁自己的东西,脱离自己的掌控。

    就算他陈亦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但当初与祂交过手的地藏法相,已经表现出足够的威胁性。

    因此,这周紫薇只能是另有所图,或者,背后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没有得到陈亦的回答,天帝周紫薇也没有什么反应,对于陈亦否认他所说,话中有话,更没有追问。

    反而忽然话锋一转:“可会弈子?”

    不等陈亦回答,又道:“是了,自你现世,以天地为方圆,以众生为玄素,虽算不上高妙,却也有些章法……”

    天帝周紫薇顿了顿,又道:“可愿与吾弈子方圆,手谈一局?”

    “哦?”

    陈亦微感意外。

    自真正正面见到这位天帝伊始,他就一直带给自己意外。

    不过,船到桥头自然直,既来之,则安之。

    无论这里面有什么,总有露出来的时候,没必要急于一时。

    “天帝好雅兴,小僧倒是乐意奉陪,”

    陈亦笑道:“不过到了现在,天帝陛下都没有露出真容,也未免太失三界之主的气度了。”

    周紫薇的身影一直隐于白云星光之后。

    那层白云倒罢了,那丝丝缕缕,若隐若现的星光,竟连他都无法看透,目睹周紫薇的真面目。

    “大胆!”

    忽然一声暴喝,自身后传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陈亦头也不回,翻了个白眼。

    “陛下仁慈,恕你不赫之罪,你竟还敢在此金阙之上大放厥词,冒犯帝颜!”

    刚刚被架走的正法天王,不知何时,又跑了回来。

    身后还跟着伏魔与劫轮。

    陈亦都懒得理,这仨有一个算一个,都不正常。

    “天帝,来吧,不过,棋呢?”

    “便在眼前,”

    天帝浩缈的声音似在太虚中回荡:“周天画地,奕星为子。”

    只见他伸手一挥,大殿穹顶上的云烟散去,露出那深邃无底的太虚星空。

    探出手,遥遥一抓。

    轰隆隆之声隐隐,刚进来的三位天王只觉双耳震颤如鼓,连体内血流也被震得颤动奔涌,几欲冲爆血管。

    陈亦的心跳也在急剧加速,有烦闷欲呕之感。

    透过穹顶,赫然可见一颗星辰,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拨弄,缓缓移动。

    星光绽放,纵横如河络。

    果然是周天画地,弈星为子!

    翻译过来,就是以太虚为棋盘,星辰作棋子。

    不愧是天帝,好大的气魄!

    也装的一手好比……

    陈亦暗暗腹诽了一句。

    星辰易位,岂是等闲?

    连三大天王这等境界道行,也被震得气血翻腾,神摇意动,几欲吐血。

    连正法天王也不闹着要惩处陈亦了。

    因为他笃定这局“棋”,陈亦没有能力去下,甚至连“落子”的资格都没有。

    其下场,只有一个,被不断叠加的星辰之力辗得神形俱灭。

    星移物换,也惊动了各方大神通者。

    玉墟宫中,本在对峙的玉墟众仙与佛国众比丘,皆抬头望去,神色惊骇莫名。

    此时陈亦心中远没有表面那么轻松。

    以他本身境界,想要移动星辰,不是不行,但确实无法如天帝那般轻松写意。

    别说“下棋”,动了一动,他就和累吐血。

    再说,以星辰为棋,可不是真的就是下棋而已。

    天界与幽冥都罢了,人间却很脆弱。

    星辰移位,足以令人间四时之序,节气变幻,潮汐涨落,尽皆改换,造成灭顶之灾。

    不仅如此……

    第二重云霄上。

    已经找到仙门,正在全力清理血路,与天兵激烈交战的联军,忽然听到一阵阵轰隆隆闷响,令人气血翻涌难安。

    还没能压下这股躁动,便发现头顶太虚星空,突然降下一道道星光。

    星光如线,纵横交错。

    令人惊恐的是,所有接触到这些星光的人,无论是联军还是天兵,都会在倾刻之间化为飞灰,烟消云散。

    联军玩家们纷纷惊恐避退。

    他们虽然有“不死之身”,可也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还惨无人道。

    那些天兵虽像是无情不疲的杀戮机器,却也不是真的无知无觉的傀儡,自然也会躲避。

    很快,这些星光纵横间,就将战场分割成一个个方块。

    没有人敢越过星光,只能在方块中厮杀。

    这些景象,自然瞒不过陈亦。

    对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这棋,他是能下也得下,不能下也得下。

    周紫薇,阴得很!

    “阿弥陀佛……”

    陈亦暗骂了一声,低眉垂首,双手合什。

    一声佛号,在三位天王惊骇的目光中,陈亦的模样在改变。

    光秃秃的脑门长出了一头乌黑长发,无风自动,于顶上结髻。

    顶上一根金蔓,蔓上生花,结成宝冠。

    又向下生长,花蔓覆衣。

    耳、颈、胸、手、脚,各现珠玉八宝饰。

    两手合什,背上再生两臂。

    身放五彩大光明,明朗照耀。

    慈悲静寂,庄严浩瀚。

    “这、这……”

    正法天王瞠目结舌。

    不是因为陈亦改变形貌,这种变化的手段,对他来说还不算什么。

    令他震惊的,是对方的气息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不,不是像,是根本就改变了。

    如果说之前的陈亦是大海,他还能感受到陈亦的几分深浅,那么如今就是头顶上的太虚。

    无边无垠,别说感觉深浅,就连窥探之心都无法生起。

    这样的感觉,他只在天帝身上感受过。

    边上劫轮天王与伏魔天王相视一眼,眼中的震惊也丝毫无法掩饰。

    只是四臂法相泄露的丝气息,他们就已经明了,之前一战,对方已经是手下留情。

    “天帝好大的气魄,小僧敢不奉陪?”

    陈亦双手合什,肩后一臂轻抬,两指轻捻,如拈花叶。

    “轰隆隆……”

    同样沉闷的隐隐震动声,令得在场三人再次陷入那种极为难受的境地中。

    “星辰移位!?”

    “怎么回事?星辰运转,自有周天,怎会偏离?”

    “星移斗转,必有大变!”

    玉墟宫中众仙惊呼。

    之前还不敢肯定,但这次眼睁睁看着一颗星辰在眼中背离了原本的轨迹,缓缓移动,如何不惊?

    “是有人于周天画地,弈星为棋……”

    “好大的手笔……”

    正与阿阇黎对峙的吕纯阳叹道。

    以他之能,自然看得出是谁在落子太虚。

    天帝有此能为他不惊,但那个年轻的小辈竟也有如此道行,才真令他惊叹。

    “周天画地,弈星为棋?!”

    众人闻言,愕然怔立。

    摄星拿月,在他们之中也不是没有人能做到。

    但绝不出五指之数。

    两位玉墟仙君,和那佛国尊者已占其三。

    其他人若想为之,不说绝无可能,至少也要通过外力,多方准备,方才有搬动星辰的可能。

    众仙皆知,那弈星之人,除了天帝外,不作他人之想。

    但既是弈棋,自然要有对手。

    还有何人能有这般能为?

    忽然有人惊呼:“尔等且看那天人伐战之处!”

    殿上众仙这才发现云霄战场上发生的变化。

    “难道是……刚刚那和尚?”

    “怎么可能?他如何有这般神通?”

    看到战场上的情况,众仙都明了了。

    恐怕这一场以人伐天的战争胜负,已经不由正在交战的双方而决。

    而是那两位以周天星辰为弈的大神通者所决。

    这一局“棋”,才是真正的天人之战。

    便在此时,陈亦化身四臂法相,落子太虚。

    第二颗星辰缓缓移动。

    二重云霄上的战场,也同时发生变化。

    纵横交错的星光之中,有一道豁然消失。

    相隔的两个方块困住的,正好是刚刚战在一团,却被星光分隔开来的一伙联军玩家与一队天兵。

    将两边隔断的星光消失,两方都出共不意,顿时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怎么办?”

    “杀啊怎么办!”

    玩家们的反应还是迟钝的,对方天兵毕竟是为战而生。

    只是一瞬间的怔然,便提起刀兵杀了过来。

    反而搞得他们有点手忙脚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行星堡垒中,联军首脑、一众高手眼睁睁看着战局脱离他们的掌控,变成如今的境况,饶是每一个都身经百战、老于世事,也不由傻眼。

    “这是……下棋?”雄霸浑身扎满渗血的绷带,坐在一旁,不确定地道。

    之前攻打天门一战,他虽立了大功,却也付出了极大代价。

    若非联军有着龙珠世界与世纪的医疗手段,他恐怕只能灰溜溜地回归小须弥。

    之所以发出这样的惊疑,是因在他们头顶的太虚星空,已经显现出一个超出所有人想象极限的“棋盘”。

    一个以太虚为盘,星光为河络,笼盖周天的“棋盘”。

    纵观全局,任谁都能看出这“棋盘”与分割战场的星光一一对应。

    而两颗星辰的移动,也正好对应在战场上那两只队伍接触的位置。

    独孤剑圣满目惊叹与憧憬:“星辰为棋,众生作子……这便是天帝之能?”

    雄霸不可思议地道:“与天帝对弈之人,是谁?”

    同样一身是伤的断浪眼中透出无限惊喜:“是师父!”

    “确是帝师无疑。”唐皇又喜又惊。

    申时行叹道:“小须弥之中,也只有佛爷,才有这样的能力了……”

    “当年邀月宫主噬月登天,已令我等大开眼界,如今竟能亲眼目睹有人以星辰为棋,果真是大道无极……”

    一身皎洁宫衣的邀月站在一旁,也不言语,只是抬头看着头顶的星空棋盘。

    她虽然曾经“吞”掉了月亮,但那是种种机缘巧合下的取巧。

    便是以她现在的境界,也不大可能再重复一次。

    与眼前所见的手段,根本没有可比性。

    不提各方众人的反应。

    金阙之中。

    陈亦已将天人战场的情形收入眼中。

    全神贯注,应付着这一局“棋”。

    这局棋,已经不仅仅是“棋子”大了点这么简单。

    下方那交战双方的命运,已经和这局棋联系在了一起。

    每一颗“棋子”的移动,不仅要消耗他自己大量的精力神意,还有无数人命。

    说实话,他想不通这周紫薇为什么要和他下这一盘“棋”。

    若要杀人,以他的手段,太简单不过。

    至于玩弄?

    他恐怕也没有这么无聊。

    “果然是你……”

    一“子”落下。

    殿上天帝再次开口。

    “生死轮回,清净吉祥,一人而身兼两道,你的确不简单。”

    陈亦知道他说的是地藏法相和四臂法相。

    没有回应他话中隐含的试探,微微一笑:“天帝这般好雅兴,难道是想以此棋局,定此战之胜负?”

    “棋是棋,战是战,棋局如何能定战局?”

    说话间,天帝周紫薇又探出手,拨弄一颗星辰落子。

    “轰!”

    这是一种恐怖到极点的声音。

    是能令世界陷入死寂的声音。

    在天帝的拨弄下,这颗星辰直接撞向陈亦之前落下的那一颗,瞬间撞得粉碎。

    星辰破灭,那无穷的力量,哪怕是隔着不知几亿万里,也令得这九重云霄之中,两人之下的所有人,都无法等闲处之。

    在天人战场之上,对应那两颗星辰所在的方块之中,所有人,都在瞬息之间化为齑粉,无存于世。

    纵然是不死不灭的第四天灾,也彻底地玩完了。

    是真正的形神俱灭。

    “……”

    这一下发生得太过突然,陈亦也没有想到。

    看着被清空的一大片,脸色微微一沉:“周紫薇,你什么意思?”

    两军交战,无论谁死谁亡,都再正常不过。

    陈亦既然发动了战争,自然也早有觉悟。

    不过一来玩家有小须弥作后盾,不会真的死。

    再者,到了他现在层次,就算是死了,也不过是重入轮回。

    那些天兵也一样。

    不仅如此,他早就知道,这些天兵根本不是正常的生灵。

    在某种程度上,和“玩家”这种生物有着相近的属性,可以“循环利用”。

    十有八九,是这周紫薇造出来的人形兵器。

    可以说,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以众生为子,并非说说罢了。

    对于众生来说,哪怕是生死悠关的大事,也不过是一场游戏罢了。

    因为他们有着这样旁人无法理解的神通手段。

    下面的战争,大家心照不宣。

    但,这种形神俱灭,却又是一种概念了。

    这是他所不能接受的。

    在他冷下来的语声中,天帝仍旧是那高远淡漠的语气:“不分生死,岂可称战?”

    祂说的生死,可就是真正的生死……

    陈亦四臂法相周身散发的五彩祥光微转,变得如明月般清冷:“既然如此,那便分生死吧……”

    8)
章节页翻页上方广告 章节页翻页下方广告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底部广告